打田

2019-09-02 15:35 | 作者:梦之春 | 11选5傻瓜打法吧首发

每年盛时节,在我们江南老家,在过去农忙“双抢”中,要抢时间把第一季谷子收割,把第二季秧苗栽下,整个过程包括六个重要环节:割稻、打禾、背谷、晒谷、打田、插秧,将近持续20多天。这20多天里,是我们农人一年之中最为繁忙、最为辛苦的时候

一丘田的禾全部割完,稻谷也全部运回家进行翻晒,接下来就要赶时间打田,也不能停歇,早点把秧插下去,一是禾生的生长周期和所需的阳光所决定,割完禾后赶快打田利于禾苗生长。二是夏天是一年之中光照最强、最热的时间,利于禾接受阳光的照射和热的吸收,如田打的晚,则禾吸收的热量不够,有可能秕谷较多,降低收成。三是打田时把禾杆埋到田泥下,禾杆在光热的作用容易腐烂,变成田泥,成为禾的有机肥料,并可改良土壤,田泥不容易板结,也为农人省下一笔不小的肥料钱。

在打禾的时候,如不需把禾杆捆回家,就要将它撒在田里,而且一定要撒匀,否则打田的时候铁轱辘就难以将厚厚的禾杆压进稀稀的田泥里,造成田高低不平,不但田水难以浸到,干湿不均,栽好的禾由于禾杆发酵也会被托的浮起来倒在田里,难以在田泥里扎根,不利于禾的生长。既使在一堆禾杆上压了一层泥土,在栽禾的时候也必须将其扒起撒匀,用脚踩进稀泥里后再栽上。

“双抢”时打田不比耕时的平田。因去年秋收时禾杆被全部扎捆担回家喂牛养猪,田里只有青草或红花草之类,容易辗碎,又由于春耕前段时间较长,可以在平田上花上较长的时间,只要赶上季节栽禾就可以了。而“双抢”打田时间紧,强度大,在铁轱辘上一站就有可能是一个多小时,没有一定的耐力是难以坚持到底的。而且,铁轱辘转动带起的泥水会溅的满身都是,特别是裤子上,外面沾满厚厚的田泥,很重很重,而且非常闷。如是中午,穿裤子打田,热的更加难以承受。为了不中暑,穿裤打田那是常用有的事,还无名虫子的叮咬,奇庠无比。打田这活比割禾打禾还累还脏,女人一般是难以承受的,基本上都是男人们在干。

天边的晨曦刚刚泛起,本来还在睡的我们这般小孩就已在田里,在感受早晨田里泥水凉意的同时,蹑手蹑脚地割起禾干起活来。小脚踩在泥水里扑哧扑哧的,泥水顺势钻进裤管,甚至到膝盖处,有时不小心还溅射到脸上,弄得满脸都是泥水。没有办法,只得双手掬捧田水洗一下,再用上衣衣角擦干净,继续小心翼翼地割起禾来。

趁着早上凉快,父亲在隔壁自家的田里,站在铁轱辘上吆喝着黄牛,有时还唱几句弋阳腔赣剧,那对收获的喜悦之情通过歌声在田野的上空千转百回。以前,我认为打田的活非常轻松,老以为父亲在捡轻活干,更想自己站在铁轱辘上,指挥黄牛在田里轮回转动,找一下威风凛凛的感觉,却不知道这活是“双抢”中最累最苦的活。田泥较软的,辗压四到五次就可以了,如遇到硬田则要辗上八九次甚至十几次,甚至闷热的中午都要田里赶牛打田。现在想起来,都觉得自己非常用幼稚,那么不懂事,不知道父亲年复一年固守农田在田里为儿女全力刨食的苦心和用意,觉得非常的无知和异常的可笑。

打田前,要放好田水,田里的水不能放多,软泥田稍微放一点水就正好合适,硬泥田和干裂田就要放满水过,浸泡了一个夜晚后才能开始打田。铁轱辘顺着田,先按长的方向在田里反复来回辗压几遍,然后再按横的方向顺势来回辗压,将禾蔸、禾杆、杂草等碾压进田泥里。在辗田的时候,铁轱辘上经常卷着好多禾杆,到了一定的程度,父亲不得不下来用手撕,或向我们拿镰刀割开,再撒在田里,然后又右脚站在轱辘的前架,左脚站在后架,用脚大拇指抵到内框,站稳后左手握紧牛绳,再用右手握的棍子打一下牛背,同时吆喝一声,牛便继续负重前行,乐此不倦的重复着单调的动作,任劳任怨地帮着我家干着这最累的苦活。

在炽热的太阳照射下,随着时光向前行进,原本硬湿的禾杆慢慢变得干软,趴在田里一动不动,与田泥亲吻,感受大地的脉动,为自己这季的果实而感到自豪,等待它的主人把它翻进泥里,腐烂自己变成稻田的养分,为人的生息竭尽自己的一生。伏天的空中到处弥漫着新鲜稻草的香味,将干活的人们氤氲的热情高涨,既使半夜起来拨秧也不觉得劳累。

渐渐地,辗压出的泥浆铺满田里,田里基本上看不到禾蔸和禾杆,到了撒肥打底的时候了。这时,父亲将牛放在田埂边休息边吃草,再将天亮前用炉灰拌好的肥料均匀地撒在田里。撒完肥料,父亲不再站在铁轱辘木架上面,牵着牛在田里顺势来回转动一遍,将刚撒的肥料全部辗入泥里。由于田泥较稀也带水,整丘田看上去十分亮光,打田的工作基本完成。

田打好后,不急于放水,要在阳光下晾晒,直到浮泥上面看到一点泥皮状态为止,然后用木耙打上栽禾的格子,放上水,就可以插秧栽禾了。

田打的不好,高低不平,田泥打的不稠、田泥硬稀不均、低肥浮在泥面等等,从某种程度上也会对禾的生长有重要的影响作用。打田看似是粗活,没有多少技术,却是个精细活儿,既花时间也费劳力,我们小孩对打田没有经验,而的体力也不允许,根本不适合这个工作,也只有经验丰富、有耐力能够干活的大人们才能胜任。

如今,用铁轱辘打田的时代已经过去,取而代之的是机械操作,那种风里里或冒着酷暑在田里打田的场景早已不复存在,留在我们这辈人记忆中的只有父辈们在田里辛苦劳作的场景和乡愁。父母在田间耕作的乡愁,是人生最为难忘的日子,淅沥着昨日的思绪,一直植根在记忆深处,不时地一幕幕在眼前回放。那浓浓的乡土气息,带着斑斓的色彩,始终清晰地留在心里一隅,生生不息地在我血脉地涌动,成为一生割舍不掉的魂牵梦系,也时常生起我对父亲的思念,在这份暖暖思念中历经岁月风雨,经历人世沧桑,坚守农人孩子的本色,在人生的道路上稳稳向前行进。

评论